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队广州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乐队广州 首页 音乐新闻 业内新闻 查看内容

唐朝乐队:人们亟须面对精神上的雾霾

2013-10-25 09:23|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1291| 评论: 0

摘要: 所谓《芒刺》,取自班固《汉书》“芒刺在背”之意,除了反映乐队成员五年蛰伏期间的个体感受,也试图映射出每一个现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唐朝乐队现任成员丁武、陈磊、赵年、顾忠(从左到右)。

    【新作介绍】

  玩概念

  以动植物为题激发人们反省

  自上一张专辑《浪漫骑士》开始,唐朝便开始尝试去繁求简,这张以呼吁和平与环保为核心的新专辑《芒刺》,同样追求返璞归真。

  所谓《芒刺》,取自班固《汉书》“芒刺在背”之意,除了反映乐队成员五年蛰伏期间的个体感受,也试图映射出每一个现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主唱丁武感觉,从上一张专辑到现在,乐队自身也背负了更多的责任与压力,“有一些芒刺在背的感觉,而不仅仅是愤怒或者呐喊”。在他看来,虽然如今中国经济、科技都发展得不错,但“文化慢慢扭曲”,网络也成为很多人的宣泄出口,充斥着敌意与谩骂,“为什么会这样?像北京这种雾霾天气一样,精神上的雾霾也是亟须面对的问题。我们想到这样一个以动植物为题的概念,希望能借此激发人们的自我意识、开始反省。”

  在《麋鹿的眼泪》《斑马线》《大象不抱怨》《睡莲》等作品中,乐队埋下对“人与自然该如何和谐相处”的思考。此外,在著名设计师宋晓辉设计的专辑封面上,也体现着与现实的较量和挣扎。丁武说:“我们的声音可能是局部的,力量并不大,但这是我们做摇滚人一直应该坚守的东西。”

  谈创新

  创作者无须考虑听众的接纳时间

  一直以来,唐朝乐队的作品多根源于传统文化,而在乐队成员看来,他们所秉承的原则中,与中国唐朝时期文化最为相通的一点恰是:不拒绝多元化。

  去年,乐队赴中东采风,吉他手陈磊买了很多当地的弹拨乐器,对此丁武补充说:“唐朝时的文化本来也是世界性的,当年丝绸之路通往中东,将我们的文化介绍给当地人民,同时带回了当地的特产和文化元素。”

  “重金属摇滚”“艺术摇滚”是唐朝乐队的标签,但这一次,《芒刺》增添了实验电子乐元素,并首度收录了纯器乐的演奏曲。自乐队公布这些新探索后,争议随之而来,但丁武显得很从容:“我们不做重复的事情。虽然(听众)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理解,但就创作者来说,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喜欢唐朝,不管哪个时期的都好。”

  在丁武的认知中,艺术摇滚“不是像我们最开始学音乐那样,一三五、二四六,和声对位,一步一步,四小节,唱完了以后就SOLO”,而是“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更主观、不按常理出牌”。

  丁武介绍说,比如,新作品中就有磨杯子的声音采样,“用来营造一种空间感和共通感,甚至听觉上的错觉”。

  11月7日,《芒刺》将早于内地一天在中国港台地区及马来西亚发行,半年后,这张唱片还会以黑胶形式存留于世。

  【对话成员】

  音乐会

  成员将拿出油画、乐器抽奖

  新京报:此次演出目前排练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赵年:我们每周两次进排练室,已经持续两三个月了。状态都不错。

  新京报:此次在曲目上是怎样安排的?届时如果歌迷总是呼唤老歌怎么办?

  丁武:把这个专场称为“音乐会”而非“演唱会”,是想强调我们在音乐层面上的主张,从“太阳·芒刺”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想听唐朝老歌的观众也绝对不会失望。

  新京报:会有纪念张炬的环节吗?

  丁武:在音乐会里我们会演唱《月梦》这首歌。到时候大家会烘托出这么一个氛围,去悼念,或者说去感受到战友的那种氛围。

  新京报:唐朝乐队在中国摇滚圈一直身居高位,许久未做专场,是否会有紧张情绪?而且北展这个场地因为是座位,会相对拘束、与歌迷拉开距离,会有这方面的担心吗?

  丁武:紧张倒不会,因为这次演出我们也都考虑了很长时间。

  这次还会拿出一些物品回馈多年的歌迷,包括我的一张油画、老赵(赵年)的一个军鼓,顾忠会拿出一把贝司,陈磊拿出一把吉他,用来现场抽奖。

  至于座位问题,我们看到的很多演唱会也都是这样坐着看,只要灯光、舞美做好,整个贯穿的音乐环节有变化,效果就会非常好。

  赵年:他们(指观众)高兴了、激动了,自然会站起来。

  老战友

  年轻时是莽撞现在是“明镜置桌”

  新京报:很多乐队都会经历成员离合,唐朝成军25年,能在相对稳定的成员结构下走到今天,你们认为其中的关键性因素是什么?

  丁武:一方面是运气,一方面是几个人的性格。之前我们就聊过,组乐队就像组织一个家庭一样,要学会容忍,同时要懂得沟通,了解彼此的性格,包容很多东西。

  赵年:其实,一个集体会更有力量,我们这个年龄在那个年代是能够感悟到的。我们每个人也是随着唐朝乐队一路在成长,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坚信这个集体的力量是对的。因为彼此的差异,最开始可能会需要磨合,但随着乐队不断向前,越来越成熟。

  新京报:有没有过出现争吵、矛盾的情况?

  丁武:没有争吵,但有碰撞。

  赵年:现在的状态特别健康、舒服。

  丁武:对,我们早就过了那关了。现在就是“明镜置桌”。年轻时是莽撞,现在更理性、更准确。我们奔着七八十岁去做。

  【嘉宾设置】

  中坚力量+女性元素

  在11月8日的这场音乐会上,脑浊乐队和央吉玛将作为嘉宾登台。丁武透露,将与这两组嘉宾合作一首唐朝的老作品,而嘉宾们也将有自己的独立表演环节。

  脑浊乐队曾与我们合唱过《国际歌》,如今他们已是中国摇滚乐的中坚力量,(来做嘉宾)是自然的选择。

  央吉玛(《中国梦之声》亚军选手)则不同。首先我们希望,她的出现能为太过阳刚的现场增加一些女性元素,此外,我们听过她的作品,原生态的部分很打动人,与我们的理念有相同之处。口述:丁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乐队|摇滚乐队|中国摇滚乐队|吉他论坛|乐队广州 ( 粤ICP备11102019号

GMT+8, 2017-10-22 10:59 , Processed in 0.1135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