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乐队广州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乐队广州 首页 音乐新闻 热门专题 查看内容

Muse专访:新专辑是一场让人深感自豪的抗争

2011-12-28 18:12|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1979| 评论: 0

摘要: 《Q》2009年9月 Muse被誉为世界最佳现场乐队 创作核心Matt 乐队成员Dominic和Chris   “我希望《The Resistance》能成为一直以来乐队对音乐看法的一个大集中,”Matthew Bellamy说,“它涵盖了我们之前表演过的所 ...
Muse专访:新专辑是一场让人深感自豪的抗争

《Q》2009年9月

Muse专访:新专辑是一场让人深感自豪的抗争

Muse被誉为世界最佳现场乐队

Muse专访:新专辑是一场让人深感自豪的抗争

创作核心Matt

Muse专访:新专辑是一场让人深感自豪的抗争

乐队成员Dominic和Chris

  “我希望《The Resistance》能成为一直以来乐队对音乐看法的一个大集中,”Matthew Bellamy说,“它涵盖了我们之前表演过的所有音乐风格,以及我们作音乐以来的所有想法。”新专辑《The Resistance》发行之际,Muse同《Q》杂志聊起了新专辑的创作、那些影响了他们观点的书籍、人类所面临的危机……

  考虑到Muse一直以来都会不时冒出些极端的观点来,这次在《The Resistance》中听到那些让人惊奇的、抽象又概念化的歌词似乎已经不足为奇了——专辑里甚至提到最终不得不将地球抛弃的情形(《Exogenesis》)——这听起来很像是被乔治·奥威尔同化过的Queen,或者是Green Day的《American Idiot》——当然前提是专辑里的主人宫最后生活在了火星上。

  而这些过火的歌词显然都得力于Matthew Bellamy,一个追随所谓阴谋论的狂热分子,这次他显然又把自己平日阅读的书籍直接搬到唱片里了。现在他最喜欢的书包括撒迦利亚·西琴的《第十二个天体》,在这本书里,作者认为人类的生活很有可能是在上百万年之前被外星生物设计好的;布里辛斯基的《大棋盘》,书中提到了美国试图获得欧亚大陆矿物质财富的计划,以及如何在今后100年内保持其现有的霸权地位等等;此外还有约翰·帕金斯的《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等等……

  “有时我也会把Matt读完的那些书拿过来看看,”Dominic Howard说,“我想我们都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在以很怪异的方式运行着的。这并不只是性格多疑什么的。在我看来,Matt写的那些歌词是很个人化的,而并非什么教条——他总能很好地把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人放到一个不真实的环境中去。”

  不过,Chris Wolstenholme好像对此并不是很感冒,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知道《United States Of Eurasia》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是Matt要关心的事情,”他生硬地说,“只要他写的东西不惹恼别人就行了。”

  为此Wolstenholme还回忆起了今年早些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当时他正在清理一个长久没有使用的车库,还在那里找到了一张Muse早期的录像带。那是乐队很久以前在一个小酒吧里的演出,就在他正打算关掉录像的时候,忽然发现录像带里还录下了他同Matt在自己家厨房里的一段谈话。那时他们还只有14岁的样子,却已经开始很严肃地讨论起生命的意义了。

  “我们就坐在那里,一直在讨论着生命的意义这个严肃的问题,”Wolstenholme回忆说,“我想Matt应该马上就悟到什么真谛了,不过就在这时,录像带用完了——于是我没有听到他的高见,这真让人恼火。”

  “不过,人们很少会意识到的一点就是,虽然我们的唱片里好像有很多很正经很严肃的观点,但通常它们却是在很开心的状态下录制而成的。制作唱片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笑得前仰后合。”Howard说。

  但不管怎样,《The Resistance》听起来,还仿佛是这个濒临崩溃的地球最后的广播。“不是这样的,”Bellamy反驳说,“不是濒临崩溃的地球,而是一个敢于反抗的地球。我们还可以回击,是的,我们会的。不过,《The Resistance》其实更多还是关于一些理想和真实的东西,而不是那些虚幻和阴谋什么的。我觉得它听上去应该是乐观的、充满希望的。有些时候我会对整个世界都充满怀疑,但另一些时候,我又会很相信人们的力量和他们改变事物的决心。上一张专辑很阴暗,也很愤怒,但这次则更多是关于对面统治时的反抗。”

  而对乐队自身来说,他们似乎从很早的时候起,就开始了那种只属于他们的无望的抗争。最初,当乐队的三个成员,Bellamy、Howard和Wolstenholme在廷茅斯聚集在一起的时候,那时他们都还分别呆在不同的乐队里。不过,三个人马上就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谁都不想让自己的音乐听上去像Nirvana。

  “组建一支摇滚乐队多少就带有点反叛的性质在里面,”Howard回忆说。“身边不少人都迷恋舞曲和说唱,而不少摇滚乐队在当时却总是拒绝尝试新的东西。”

  有时,人们难免会觉得疑惑,像Muse这样在观点上时不时会走极端的乐队,竟然从来没有公开同什么政治事件挂上钩,这多少是件令人惊奇的事情。他们到底是在代表着什么呢?U2会为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而奔波,Coldplay也跟公平贸易挂上了关系,那么Muse呢?

  “我好像没法像Bono或者是Chris Martin那样,成为什么事件的代言人,”Bellamy说。“当然他们做得很不错,可是我还是不太习惯被别人那么关注着。我觉得那样会让我看起来很蠢——当个发言人什么的。”看来,单纯的政治事件并不是Bellamy擅长的内容。与此同时,那些带给他启发和灵感的,或许更多还是人类所面临的困难和危机。

  “我想我们这代人并没有经历过什么严峻的考验,不像之前生活在战争中的那一代人,”他说。“有时我会觉得,生活中的一切都来得太过容易了。我的祖母现在已经97岁了,当年她必须学习如何存储食物什么的,她知道很多我们这代人都不清楚的东西。因此说,抗争对她那代人来说,是个非常自然的概念——其实我们也应该一样。”

  Bellamy或许对这个世界的未来还不是很有把握,但他显然对Muse的未来走向看得很清楚。他说他正规划着另一次诗史般恢弘的现场,目的是要利用多层次的舞台展现出一个充斥着极权主义的世界。“不过,那并不是在暗示为了生存而不得不进行的严峻战斗,”他补充说,“相反,那会是一场让你深感自豪的抗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乐队|摇滚乐队|中国摇滚乐队|吉他论坛|乐队广州 ( 粤ICP备11102019号

GMT+8, 2017-10-22 10:58 , Processed in 0.10826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